图片名称

贵州清风环保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8917888

网址:www.qingfkj.cn

邮箱:460486511@qq.com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科学城A4栋M层

小型生活垃圾焚烧,一场悄然而来的革命

发布日期:

2023-10-26 14:26


 

一、规模指向清晰的小型焚烧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一些发达国家开始发展垃圾焚烧发电。中国第一座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是深圳市罗湖区清水河垃圾焚烧发电厂,1985年一期工程开,1988年第一、二条生产线投产,每条生产线日处理生活垃圾15至200吨。

2000年之前,我国生活垃圾焚烧尚处于探索起步阶段,全国建成投产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超过 10 座。“九五”时期,鼓励生活垃圾焚烧技术;“十五”时期至“十一五”时期,推广生活垃圾焚烧技术;“十二五”时期至“十三五”时期,优先采用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技术。

2020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印发《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提出“小型生活垃圾焚烧”完整表述,提出“在生活垃圾日清运量不足300 吨的地区探索开展小型生活垃圾焚烧设施试点”。到目前,尚未后看到政策文件对小型生活垃圾焚烧之“小型”进行明确解释。但结合《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关于加快补齐县级地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短板弱项的实施方案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建设管理的通知》等文件理解,小型焚烧之“小型”,是指每日焚烧处理量小于300吨。同时,焚烧日处理量达300吨,称为大型焚烧。

二、时代强烈需求的小型焚烧

生态文明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时代背景下,小型焚烧显示出强大的适应性优势,成为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的急迫选择。

(一)生活垃圾焚烧即将全面取代生活垃圾填埋

一直以来,填埋是生活垃圾处理的主要方式,在荒山、荒地、废矿地块等无法更好利用的土地上填埋处理生活垃圾。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原生垃圾量快速增加,造成“垃圾围城”“垃圾堵村”“垃圾上山下乡”“垃圾占用耕地”“无地可埋”等严重问题。发酵气体处理和渗滤液处理是生活垃圾填埋场建设与运行的瓶颈技术,垃圾填埋对土壤、地表水、地下水、大气带来严重危害和威胁,是生态环境新的风险点。垃圾焚烧减少垃圾体积,节约用地,无害化彻底,开发利用再生资源,更能适应生态文明建设发展,即将成为生活垃圾处理的最主要方式,生活垃圾埋填即将走向终结。

2020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施行《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要求生活垃圾日清运量超过300吨的地区到2023年基本实现原生生活垃圾“零填埋”。2021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编制发布《“十四五”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发展规划》,提出原则上地级及以上城市和具备焚烧处理能力或建设条件的县城,不再规划和新建原生生垃圾填埋设施,现有生活垃圾填埋场剩余库容转为兜底保障填埋设施备用。

(二)农村生活垃圾纳入城镇生活垃圾处理系统

按常用标准,我国农村地区每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为0.45公斤,农村生活垃圾年产量庞大。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推进,农村经济社会迅速发展繁荣,原生生活垃圾也逐渐增多,生活垃圾治理成为亟待解决和持续改进的重要问题。《“十四五”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发展规划》指出截至“十三五”末全国约50%的城市(含地级市和县级市)尚未建成焚烧设施,特别强调“十四五”时期乡村振兴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将快速推进,农村生活垃圾逐步纳入城镇生活垃圾收运处理系统,使得城镇生活垃圾产生量有较大增长,原有生活垃圾处理体系已无法满足需要。

(三)电价补贴退坡政策冲击大型焚烧盈利能力

按《完善生物质发电项目建设运行的实施方案》(发改能源〔2020〕1421号)、《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办法》(财建〔2020〕5号)等政策文件精神,中央财政关于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产业补贴逐年递减,逐步调整为由地方财政全部负担垃圾焚烧发电补贴,地方财政压力大,电价补贴结算周期长,大型焚烧厂效益下滑。《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财建〔2020〕426号)明确了各类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合理利用小时数”,并按合理利用小时数核定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中央财政补贴资金额度,其中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为 82500小时,且自并网之日起补贴年限不超过 15年。电价补贴是垃圾焚烧发电企业收入的主要来源,电价补贴退坡彻底打破垃圾发电行业原有全生命周期享受电补的盈利模式,企业盈利能力大幅降低。生活垃圾焚烧处理需调整焚烧规模降低运营成本,调整以电补为主要营收来源的商业模式,增加余热利用营收。

(四)大型焚烧难以适应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形势

大型焚烧模式下,按每人日均产生垃圾0.5公斤计算,服务区域人口至少60万才能达到日焚烧量达300吨以上的运行体量。在农村地区,往往几个相邻县区共建大型焚烧厂,服务半径长达数百公里。通常,垃圾运输距离超过30公里就需压缩转运,而压缩就需增加压缩费用、浓缩液处理费用和运输费用,这是大型焚烧模式的主要运营成本。因此,调整农村地区大型焚烧模式,根本解决压缩转运成本高、安全风险大、二次污染防控难等问题,是迫在眉睫、势在必行。

三、政策强力支持的小型焚烧

我国生活垃圾焚烧,从技术引进到自主创新,一直以来培育发展的都是大型焚烧炉处置方式。小型焚烧炉处置因没有发展空间,鲜有市场主体和科研团队进行持续研究探索,民间有隐蔽、零星实践,但技术粗放,设备简陋,管理失范。鉴于此,小型焚烧炉处置长期处于被质疑、否定状态。

2015年11月,国家住房城乡建设部等10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全面推进农村垃圾治理的指导意见》,指出“逐步取缔二次污染严重的简易填埋设施以及小型焚烧炉等”。

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提出“不鼓励建设处理规模小于300吨/日的焚烧处理设施和库容小于50万立方米的填埋设施”。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推进,国家越来越重视大型焚烧模式服务半径大导致的转运成本高、运输安全风险大、二次污染隐患多等问题,在人口密度小、运输条件差地区发展小型生活垃圾焚烧的政策导向越来越明朗。

2020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这是小型焚烧的时间拐点。文件要求“在生活垃圾日清运量不足300吨的地区探索开展小型生活垃圾焚烧设施试点”,小型焚烧获得了为生活垃圾治理“补短板强弱项”的积极身份。

2020年12月,国家住房城乡建设部等12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强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技术装备研发和集成示范应用,重点解决小型焚烧处理、焚烧飞灰处置、渗滤液处理、厨余垃圾处理等问题。

2021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十四五”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发展规划》,把开展小型焚烧设施试点示范作为“十四五”时期主要任务之一,明确要求人口稀疏、垃圾产生量少、不具备建设规模化垃圾焚烧设施的地区开展分散式、小型化焚烧处理设施试点示范,着力解决小型焚烧设施烟气达标排放和飞灰安全处置方面相关技术瓶颈。

2021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关于报送生活垃圾小型焚烧设施有关情况的通知》,要求各省市区上报小型焚烧设施发展现状和实际运行情况,做好小型焚烧设施试点示范工作。

2021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方案(2021-2025年)》,将生活垃圾治理列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三个重点之一,要求因地制宜采用小型化、分散化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方式,降低收集、转运、处置设施建设和运行成本,到2025年基本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全覆盖。

2022年1月,国家生态环境部等4部门联合制定出台《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行动方案(2021-2025年)》,按中办、国办《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方案(2021-2025年)》要求进一步特别强调和细化安排因地制宜采用小型化、分散化生活垃圾处理工作。

2022年5月,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建设管理的通知》,明确交通不便或运输距离较长的村庄,因地制宜建设小型化、分散化、无害化处理设施,推进生活垃圾就地就近处理。文件要求各省(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等部门于2022年6月底前研究制定本地区农村生活垃圾收运处置体系建设管理量化工作目标,小型焚烧成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硬指标。

2022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印发了《推动毕节高质量发展规划》,提出支持贵州毕节市开展小型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建设试点,建设一批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

2022年1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县级地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13处提及小型焚烧,大篇幅部署小型焚烧,要求各地方政府及时开展规划编制或修订工作,稳妥有序推进适用于县级地区的焚烧技术装备示范应用工作,明确小型焚烧试点地区可在试点期间根据实际确定适用的技术参数和标准要求,提出到2030年小型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技术、商业模式进一步成熟。

2022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下发《关于加快补齐县级地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短板弱项的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生活垃圾日清运量小于200吨的县级地区结合小型焚烧试点有序推进焚烧处理设施建设。

2022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和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建制镇生活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和管理的实施方案》,要求人口稀疏、受运输距离或垃圾产生规模等因素制约的建制镇,可建设小型化、分散化、无害化处理设施,并防止二次污染。

小型焚烧在生态文明建设、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应运而生,问题导向鲜明,政策导向明朗,直接指向生活垃圾焚烧项目由市区向县域下沉,在广袤的农村地区兴起一场“焚烧下县”的生活垃圾治理革命。